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我所认识的范一飞

发布日期:2022-11-09 17:03:32 浏览次数:

从建行引资的意气风发,到央行掌管支付的挥斥方遒,再到二十大后成为“首虎”黯然退场,范一飞的仕途止步于58岁。11月5日上午,看到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落马的消息,颇感错愕。在我的印象中,范一飞属于学者型官员,温文尔雅,颇有风度,讲话不紧不慢,略带苏南口音,没想到他也突然落马,并成为二十大后“首虎”。


通报称,范一飞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”,有关部门应该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。作为一名曾经的财经记者,我与范一飞颇有交集。早在2005年,范一飞还是建行行长助理时,就多次接受过我的专访。在建行总行他的办公室里,我们交流的不仅有建行的上市问题,还有当时的诸多热点话题,以及他与海外战投谈判时的各种趣闻。


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范一飞时,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,他的建行行长助理的名片上,联系邮箱竟然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邮箱。我不知这是显摆还是工作需要,或许二者兼而有之,因为能有哥伦比亚大学的邮箱,说明曾在这所世界著名大学就读。如果说是工作需要,也讲得通,因为他当时负责建行上市前的引进海外战略投资者的重任,留个哥伦比亚大学的邮箱,也能拉近与海外机构的距离。

从范一飞的哥伦比亚大学邮箱,也说明他比较看重自己的学者身份,或者说他希望外界把他看成学者型官员。事实上,此后范一飞无论是中投工作,还是担任央行副行长分管支付等热门领域,都是需要具有一定的学术功底。


01建行阶段

提起建行阶段的范一飞,不得不说说2005年上半年的建行,也正是在这个时期,范一飞的职位有了变化。2005年3月16日,时任建行董事长的张恩照突然宣布辞职,而当时正是建行与海外战投谈判的关键时刻。张恩照辞职后,早在一年前就与建行签署合作协议、被认为是建行战投首选的花旗银行,就退出了角逐。


2005年3月17日,郭树清临危受命,接任建行董事长。也就是在这一天,美国银行开始与建行第一次接触,建行的战投谈判正式恢复。也正是在这个时期,曾有海外留学背景的范一飞被委以重任。当时负责建行引资谈判的“三驾马车”,就是董事长郭树清、行长常振明和行长助理范一飞。2005年5月,范一飞在紧张地与海外战投谈判间隙,接受了我一次采访。范一飞透露了诸多谈判的细节,他说,前几天与一家潜在的战略投资者的谈判,连续进行了3天3夜。


我当时惊讶于他的精力旺盛,也注意到他眼中的血丝。他说,“在夜以继日的谈判中,可以说互相是斤斤计较,多少个回合才能妥协一厘。”采访结束后,我私下半开玩笑问他何时高升副行长,他神秘笑了笑,“我现在还是行长助理。”作为引资谈判的操盘手,范一飞的工作很快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。我记得那是2005年6月17日上午11时,在建行总行22层的阳光大厅,建行与美国银行共同宣布,美国银行对建行首期投资25亿美元,并在公开招股时认购5亿美元。这是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第一笔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。


在会场,除了时任建行董事长郭树清和美国银行董事长刘易斯,最受瞩目的就是范一飞了。他满脸疲倦,明显是晚上没有睡觉,而且有可能不只一天晚上没有睡觉。郭树清当时透露,几个小时前刚刚签了最终协议。至于后来美国银行退出建行大赚了上百亿美元,并且正是由于这笔投资,才让美国银行渡过了金融危机,那就是后话了。总之,2005年6月是范一飞的高光时刻。公开资料显示,也正是在这一月,范一飞正式被任命为建行副行长,时年41岁。


02中投与央行阶段

范一飞的仕途并没有止步于建行副行长。2010年3月,在经历了建行A+H上市后,范一飞调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,并于2011年11月兼任上海银行董事长。从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建行调任中投公司,我不知范一飞作何感想。在媒体的眼中,中投远远没有建行风光,尽管中投是建行的“老板”。这一段时期,我与范一飞的交往并不太多,主要是中投公司主要负责外汇储备的投资,并不需要向媒体透露太多信息。但作为学者的范一飞,还是时常出现在一些学术机构的会场上,我更多的是在这些场合与他有过多次互动与交流。


2012年10月31日,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一个活动上,我见到了范一飞。此时的他更像一个学者,主持人介绍他时也称,范一飞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,分获经济学博士和国际经济硕士学位。记得当时他详细讲述了中投公司的运作,此时他的视野,已经从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,扩大到全球的国家主权基金。他把中投公司与新加坡、挪威、阿联酋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情况做了对比。在2015年1月,范一飞的仕途再次迎来了高光时刻,他调任央行,随后被任命为央行副行长,是当时央行最年轻的副行长。


范一飞在央行长期分管支付、金融科技等领域,可谓位高权重,难免成为“围猎”的对象。众所周知,一张支付牌照最高时价值数十亿元。记得当时有金融掮客找到我,希望我能找范一飞协调支付机构的处罚问题。当时大的背景是,央行对支付机构加大处罚力度,上亿元的罚单频出。但我最终没有找范一飞进行所谓的“协调”。在他任副行长期间,我依然关注着他的动向。在央行副行长位置上已经坐了7年的范一飞,此前数月也曾传出令人不安的信号。当时据金融圈子人士称,范一飞曾被叫走配合调查,但不久又一切正常。

直到2022年11月4日晚间,范一飞被官宣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”。11月5日上午,范一飞的介绍已从央行官网撤下。范一飞的仕途止步于58岁,回想当年建行引进战投意气风发,到央行掌管支付科技挥斥方遒,再到二十大后成为“首虎”黯然退场,令人唏嘘不已。


查看更多 >>

推荐案例